百赢棋牌
当前位置: 首页>踏歌寻梦

伞影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338期 作者: 17智能产品开发2班 莫小白 图片来源: 报社: 2019-07-08

古有奇伞,伞内有人言鬼,有人谓仙,名伞影。或见其怨之,或见而悦之。怨之者以为害人,好之者以其为人,今留传民间为不知者所用之。

伟南作为生活在三线城市的创业青年,已经创业三年有余,事业却不见得有太大的起色,反倒当初一同创业的同窗好友,一一远去,留下他守着这苟延残喘的公司。今日,伟南经过了一天毫无用处的跑业务以后,拖着疲惫的身躯,穿着那已经被汗湿透了的衬衫,回到了那心中唯一寄托:家。这套房子,是全款买的。这笔钱是在他创业初期,父亲在工地出事,不幸去世,工地赔的。当初那笔钱本还剩下不少,如今却被伟南创业基本亏损完了。这套房子是他最后的底线!

刚进门,黯淡的灯光映着饭桌,饭桌上的几个小菜没有热气,只是静静地摆放在那,不远的地上还多出一把伟南从未见过的黑伞。母亲正趴在桌子上小憩着,又或者,只不过是等到睡着了。听到伟南回来的声音,母亲惊醒。“你回来啦!哎呀!你看这菜都凉了,这天气也真是了,天凉菜也凉得快,我去给你热热。”母亲自责地说道。伟南急促地走向自己的房间,丢下一句“我吃过了”,就进了房间。母亲也没再说什么,单手捧起饭碗,自己一个人就着凉透了的菜吃了起来。菜就算是凉了,依旧可口,母亲的手艺可是练了好几年的。自从伟南他爹去世,伟南就没让她再怎么操劳过,她闲来无事就煮菜,可惜伟南并没尝过几顿。虽说母亲年近半百,可脸上的皱纹却没多少,只有眼角处有几丝如柳丝般的细纹。

收拾完饭桌,母亲呆滞地坐在饭桌旁,没人知道她内心的想法。许久,母亲终于开口道:“我愿意。”黑暗中不知何处传来一道声音回:“好!”

次日,伟南早早便起了身,却没看见母亲做好的早餐。他也不介意,毕竟就算做了也只是匆忙吃几口,没有做最多也就出去随便吃点罢了。刚到公司,就看到几个年轻人在公司门前有序的站着。伟南尚未开口,其中一个人便先说道:“王总,您好,我们是来应聘的!”伟南感到诧异,公司的确正在招人,可给出的待遇实在算不上太好,怎么会突然一下冒出好几人来应聘呢?先前说话那人似乎知道伟南在想什么,又开口:“噢,王总,不好意思,我们的确没投过简历,只是临时看到您这提供的工作很适合我们,所以就来了。”“那好,你们稍等一会,人事部的还没上班,所以还是我来给你们面试!”伟南心中虽然还是有些不解,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惊喜的,毕竟公司缺人已经很久了。接下来的事简直顺利得不可思议。这几人不仅面试的是公司缺的关键岗位,并且自身的情况、简历完美符合条件,就像这些职位是为他们量身打造的一般。对于薪资待遇他们暂时接受,但以后公司发展后必须提高待遇。伟南当然是满口答应,他相信肯定有那么一天的!当天下午,这批人就立即拎包入职了。

看到公司情况的好转,伟南的心情终于是好了些。于是,他今天早早回到家中,想尝尝母亲的手艺!刚推开门,母亲又是趴在桌子上休息着,可是桌子上并没有煮好的饭菜,只有择到一半的青菜,旁边还靠着一把红花纹边的黑伞。伟南上前轻轻拍醒了母亲:“妈,起来了。”母亲缓缓睁开双眼:“啊,伟南回来啦。你看我这身子,刚开始准备煮饭就累得睡着了!你等着啊,我这就去炒菜,很快就好!”伟南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靠近母亲了,这时他才看到,母亲的额头已经有了几条皱纹,眼角的皱纹更是如深壑一样了。“不用了!今天我带您出去吃好的!”伟南一把搂过母亲。母亲笑了,虽然笑得有些微弱,她站了起来:“伟南,好久没看你这么高兴了,是不是公司那边好起来了啊!”“对啊,我跟你讲,今天来了几个超优秀的同事,那叫一个厉害啊……”

公司平缓发展了几个月,虽说情况有所好转,却不见得有太好的起色。正当伟南一筹莫展之时,一条消息把伟南难住了!公司刚接了一个大单,但是开始却需要一大笔钱进行周转,可如今公司哪来的那么多钱啊!但是这单可是大客户,做成了这单,可以说公司就算进入高端市场了!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,错过了,恐怕很难再遇得到了。伟南想了好几夜,最终一拍脑门,咬牙决定,把房子卖了当做资金,再租房子给母亲住就好。伟南决定好了,跑回家中,看到母亲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一把充满着红碎花图案的伞靠在她身旁,桌上斜放着房产证。窗边的阳光映射在母亲那半头白发上,多少有些凄凉,或许是伟南太久没回家了,并没有注意到这些。伟南连忙拍醒母亲,但是拍了好几分钟母亲才有反应!母亲看到伟南,嘿嘿地笑了一声:“伟南啊,你看我,看个房产证都能睡着,我在想着这可是老伴留给我们最后的东西啊,上面居然还写着我的名字,真是的!”伟南见此赶紧插话道:“妈,我公司正缺笔钱,我想把这套房子卖了,先委屈你在租的房子里住一阵,等公司赚了大钱,我立马买新房带您去住!”母亲似乎料到了一般,在伟南说到一半时就把房产证推到了伟南面前:“拿去吧。”

随后的近一年里,公司运作越来越顺利,也吸引了不少人才,客户也是越来越多。相应的伟南也更加忙碌了,甚至有时都是在公司睡,家都没空回。就这样,公司基本步入了正轨。伟南认为这正是之前挨苦所换来的,上天正在照顾他呢!公司一步步向大公司的行列迈进时,伟南的家中却出事了!伟南母亲还没住上伟南买的新房子,就去世了。照医生所说,母亲是年老而死,无病无痛。葬礼那天,下着大雨,伟南拿着家中那把通红的伞,时而平静,又时而抽泣,头上似乎有风轻轻抚摸着他,像极了母亲小时候摸他的头。

时间又过去了半年,公司没有进入大公司的行列,反而节节衰退。首先是公司员工不满待遇纷纷跳槽,接着公司的大客户不知为何纷纷被人挖墙脚。丢失了大客户的公司,渐渐沦落为中小型公司。

而那把红伞在葬礼后不久,变黑了,转而消失了,没人知道它去了哪。但是重新见到它的人,听到的第一句话一定是:“我可以帮你的孩子解决苦难,但是得付出代价,甚至是你的生命,你愿意吗?”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寻梦
  • 上一篇
    2019-07-08
  • 下一篇
    2019-07-08
返回顶部